玄幻小说
月光倾城

月光倾城

作者:黑春
更新至:无力的香烟
简介:  曾天真的以为,你就是那个为我带来樱花香的女孩,你就是那个要陪我一起在月光下歌唱,陪我为落叶悲伤,在落满雪的窗前画我的模样的那个女孩……   这一切的幻觉,早在与你相见的那晚之后,就开始根植于我的内心深处,生生不息的拔节,铺天盖地的将我埋没。   我终于开始明白,什么叫惊鸿一瞥。关于你的一切幻象,都在那晚我们犹如闪电的一个照面之后,无声无息的袭过我周身的每一粒细胞。罡风般的。它们是如此的清晰,以至于我每次都以为在梦中看到的都是真实的你。甚至你结在你发稍的露珠我都能够看到。我们如影随形,心系一瓣。
异界吉他手

异界吉他手

作者:衰鸟
简介:  一曲流行乐、风靡几多异界少女   一个小痞子,打造几多天王巨星   一把土吉他,干掉几多剑圣魔神   ……   这是一个小痞子、抱一把吉他、哼几首流行歌曲,在异界东搞西搞的故事。   晤,这也是看金大侠《鹿鼎记》有感下的产物,所以在风格上,偏向于嬉笑怒骂、活泼类型。
相思成瘾,首席旧爱请入局

相思成瘾,首席旧爱请入局

作者:似锦如顾
简介:  青城谁不知道,沐之晚爱冷西爵爱到深入骨髓。三年前,她愿为冷西爵背叛了那个对她有养育之恩的顾家,将宠她多年的顾莫臣送入监狱。三年前,她看着那个男人死在自己面前,冷漠淡然。三年里,她不求名分也要跟着冷西爵,甚至为他堕胎。所有人都以为,她爱惨了冷西爵。但只有沐之晚自己知道,她的爱,早已经死去。*******时光像是淹没了很多过往,直到那个叫做顾斯城的男人出现。她在冷西爵怀里看着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,刹那震惊。“既然你这么想念死去的情人,我不介意今晚当他的替身,为沐小姐一解相思之苦。”他薄唇之间,是轻蔑,更是冷漠。*******当着他的面,她跪在那人的墓前。凉薄勾唇,笑意苦涩——“你不是他……他已经死了。”眼前的这个男人,不是那个说会宠她爱她一辈子的人。而他,步步紧逼,用最残忍的方式让她无法离开。都说沐之晚惜命,可当她站在当初那个男人死去的地方,以同样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时,那耳边传来的声音,那般熟悉——“晚晚……”之后的之后,都说顾氏总裁有一个一生最疼爱的女人。年年月月,他早晨会亲吻她的额头,晚上会拥她而眠,在她耳畔会说着旧时的回忆。只是那个拥有他无双爱情的女人,早已没有了声息。原来,你早了一步,我晚了一步,一念之间,就是错过。*******冷西爵曾说过:沐之晚,你就是毒,一旦染上,就不能放手。顾斯城却说:你是我的药,可这几年,我却已经习惯了被你所赐予的病痛折磨。人一生会遇上两个男人,一个温暖了岁月,一个惊艳了时光。然,沐之晚所遇上的,一个囚了她的身,一个锥了她的心。********简介无能,宠虐阴谋文,男女主身心干净。完结宠文:/1046410/《竹马之婚》
剑御天下

剑御天下

作者:上官白羽
简介:  这是一个故事……   命运,从未给你选择的机会……   也许,一切皆是天意;也许,我本该无情!我的道路不会满是血泪,而是充满光辉!   武者的进阶,法师的修炼,还有那未知的生灵……一切的一切,构成生命的壮丽图景。   我将以剑纵横天下!掌控强者的乾坤!
情深难负,首席独恋妻

情深难负,首席独恋妻

简介:  薄腾远,薄家二爷,因为他祖父的一句话,他永远丧失了薄家公馆的继承权,他性格孤冷桀骜,阴晴不定,外人却也因此忌惮。苏潇潇是他内心里唯一的柔软。她是天蝎座女人,有仇必报,当她被那个薄情寡义的男人为了继承权而放弃她,她走投无路,笑的凄惨决绝。她要那人把赐给她的撕心裂肺,全部的百倍奉还给他,薄腾远便成为她最大的后台。他给了她一场婚姻,许她承诺,把她捧成行业内的新晋翘楚,而那个小女人却浅笑妍妍,想要过河拆桥,“薄先生,你我各取所需,以后互不相欠。”她笑的飞扬跋扈,男人冷清,淡淡不语。不到12小时,即传出她已倾家荡产,欠下巨额债务。男人暗黑色西装,风度翩翩驻足于她面前,浅浅开口,“只要我想,你就永远无法翻身,你还真以为你有能耐,把我用过就丢?”他要她知道,他才是她应该努力的事业,可是却把她推得越来越远,直到她落荒而逃。他从不在意男女之事,却被她轻易占据了心田。当她不见时,他才真正动了怒。转眼三年,再次见面,他却是她不得不讨好的座上宾。女人甜甜撒娇,“薄先生,你大人有大量,你别生我气,行么?”男人隐藏阴鸷怒火,笑的柔情款款,“你婚内逃跑三年,你还敢让我不生气?你怎么这么没心没肺!我爱了你整整十年。”她红唇轻启,笑的奸诈如狐狸,“那…用我的未来再加上你的儿子来补偿你,够不够?”“嗯…原来你还偷偷生了我的孩子…真是胆大。”他想要的,只是让她一生有骄傲跋扈的资本,而他心甘情愿为她俯首称臣。
妃不下堂,太子请休妻

妃不下堂,太子请休妻

作者:水墨兰蕙
简介:  那年初见,她芳心暗许。大方的冲着眼前的男人,笑嘻嘻道,“看在我救了你的份上,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身相许?”  “你不说话,那我就当你是默认了。”  却不想,一语成谶,他们终迎来属于他们的大婚之日。然而,彼时的她,已经目不能视,倾心多年的男人策马归来,为的却不是她,而是她的妹妹。那一日,觥筹交错,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却无人知晓她的落寞。    ***  后来,她不惜以身犯险,以命相搏,只为帮他夺取皇位,他允诺,“待我君临天下,必许你一生一世。”  然而,倾心相付的结果,换来的不过是,皇后之位易主,而她却备受牢狱之灾,满门抄斩。  刑场之上,她以剑相逼,厉声质问,“楚子策,你所谓的一世,便是赐我云家满门?”  他只冷眼相看。  她决然一笑,剑锋偏转,没入腹中,“你既赐我满门抄斩,我便送你骨肉分离,礼尚往来,如此可好?”  他一向淡然的脸色终于巨变……  ***  再后来,身份揭晓,真相大白,他却难以挽回。    曾有人这样的告诉过他,想要追求自己心仪的女子,若她涉世未深,就该带她看尽人间繁华;若她阅人无数,那便带她尝食粗茶淡饭。却从没有人告诉过他,若她的执念已被绝望磨尽,他该如何。  那一刻,他终于知晓,在这场爱情的较量之中,一败涂地的从来不是她,而是他……(简介无能,请看正文,亲们若是喜欢就请动动小手指,加入书架哦,可以及时看到更新,也可以养肥了在看哦。。。。)
锦绣仙途,第一炼器师

锦绣仙途,第一炼器师

作者:流苏簪
简介:  孟紫幽,无优异灵根,无逆天功|法,无神运眷顾。从小被邪修抓去做奴婢,习媚术,引男修,提供给夫人做炉鼎。好不容易逃脱狼窝,却又一个不小心,误入慕容世家暗藏的虎口。让她学炼器?想要她传家之宝《灵器炼成录》?看她揣着异火玩转慕容世家,顺便取走诡异禁地――混沌空间。资质普通的火木双灵根?灵根多法术多,大不了在空间里多幸苦一些,隐匿修为,打你个措手不及!只有一件低阶攻击法宝?此法宝可随意改变表面品阶,从凡器到神器,无限升级加强中,超越极限!俊美风流的慕容七公子倒贴上门,媚眼轻抛:“小幽,你我双修,可好?”孟紫幽绕着腕间魅红的丝带,轻轻眨眼:“七哥哥,用你之血给小红红解渴,可好?”白衣出尘的男子从天而降,眉目清冷:“他的血,你也不嫌脏!”*仙路曲折坎坷,龙蛇混杂,八面楚歌,稍不注意就会摔得粉身碎骨。唯那凌傲冷霜般的白衣身影,成为她迎风直上的仰望,给予她永不言败的念想。当她终于一步一步爬到他的身边,不等她出口挑衅,他已展开双臂。“紫幽,我等这一天,已经太久太久了……”
毒后重生,腹黑冷王彪悍妻

毒后重生,腹黑冷王彪悍妻

作者:秋水灵儿
简介:  “姑娘,这次又是巧合吗?”毁了他的琴,抢了他的玉,偷了他的宠物,现在还大喇喇的泡在他的家里,如此三番五次的挑衅行为,大约也只有第一世家公子,姬华音才能如此淡定了。贺兰雪抹了把脸,摆出一副娇娇俏俏的姿态来,“如果我说是巧合,你会信吗?啊......”啊声里,她整个人腾空而起,被这冷面阎王重重的甩了出去。事后,贺兰雪十分气闷,小气的男人!不过,活了两世,她就不信还治不了这冷面阎王。――没错,贺兰雪重生了。前世,她是个极度强势的女人。少年丧母,她独自支撑着母亲留下的偌大家业,凭一己之力,辅助那个胆小懦弱的男人,登上了至尊的皇位,她为皇后。谁料重病弥留之际,意外的发现皇上和庶妹同处一室。皇上狗急跳墙将她刺死。游魂飘荡,看透了世态炎凉,人性虚伪。重生归来,她敛去锋芒,甘于平淡。管它宅斗、宫斗,鸡斗狗斗,谁和谁斗!她只一心为自己活!闲时养养花逗逗鸟,品品美食,溜溜狗,呃,顺便泡泡美男,有益身心。只是,姬华音,你Y的要不要这样矫情?前世打断了腿,你还要死乞白赖的追在本小姐的屁股后头,这一世,本小姐不打你不骂你,一心对你好,你倒跑了?既然你吃硬不吃软,那本小姐也就不客气了!
爱到情深,陆先生我要离婚!

爱到情深,陆先生我要离婚!

作者:大风过境
简介:  暗恋多年的男人拿着钻戒向另一个女人跪地求婚,而她却是最后的知情人。他说:“荞荞,这是袁卿,我要结婚的...
拒婚99次,高冷总裁太深情

拒婚99次,高冷总裁太深情

作者:则安之
简介:  新文:一婚到底,老公请接招! /1211949/他是江城最大家族的太子爷,她是警界鼎鼎有名的小警花;她跟他三年,无关情爱,却在即将离开时掀起战火――“陈子敬,你别是爱上我了吧?”她冷然地笑。男人冷冽的声线直击心脏:“这世上,我最不可能爱上的女人――就是你!”*她玩命办案,他派人暗卫,她愤怒地冲进大厦顶楼,双眸喷火:“陈子敬,你凭什么让人跟踪我!”男人起身,将她抵到了墙上,俊眸微眯:“凭我是你男人!”“合约早已经结束了!”“对,所以我打算新立一份――永久契约!”看着那份婚前协议,莫潇云凤眼微挑:“不是说,这世上你最不可能爱上的女人就是我吗?那还要结婚?”“谁跟你说……娶你就是爱你?”是啊,娶你不是为了爱,而是报复。“陈子敬,你赢了,从头到尾我就是个傻子,把我玩弄于鼓掌很开心吧?”头一回看到乐观坚强的她哭成这样子,男人冷毅刚硬的心渐渐裂开。这场阴谋,到底报复了谁?*“云儿,我们重新开始吧――”男人笑得优雅,语调柔和。她愣了愣,“可是追我的人很多,您得排队……”
天阙录,仙师妙徒

天阙录,仙师妙徒

作者:纳兰初晴
简介:  昆仑太乙宫,圣尊亓琞。神秘,尊贵,天下苍生奉若神明,却独对她宠得没有底线。西陵将军女儿祝一夕,追随西陵太子到昆仑拜师学艺,意外跌落深谷险些丧命。因着他是半仙之身,灵血有助她与剑灵提升修为,她千方百计赖在了他的身边,只为时不时偷他一点灵血祭剑。昆仑之巅,十年师徒,他倾囊相授,助她修仙求道。十年后,她终于修成正果,却被他送入焚仙炉,将她仙元炼成龙珠,助他前世所爱的西海三公主重归神位。然而,尘埃落定,他夜夜梦见的却是那梨涡浅笑的容颜……百年后,魔族进犯天界,南天门上狭路相逢。他是重归神界的无极圣尊,身旁是高贵无双的龙三公主。她是幽都统战诸魔的魔主,身后站着睥睨三界的魔尊帝鸿。【情节虚构,请勿模仿】
倾世聘,二嫁千岁爷

倾世聘,二嫁千岁爷

作者:紫琼儿
简介:  她是心有烙印的怪女子。一道懿旨,她被迫嫁给全天下女人都不会嫁的男人。他是恶贯满盈的宦官九千岁。一朝得赐皇姓,娶到的姬妾都不长命。听说,第一个姬妾因常在他面前进言,他嫌烦,便命人割去舌头。听说,第二个因叫不出他爱听的那种声音。他一生气,便命人将其削发为尼。听说,第三个仅因花了他一两银子,就被他活活打死。大喜之日,没有宾客没有拜堂,一顶花轿将她送入新房。洞房花烛,盖头未揭,她的夫君就将一托盘工具丢到她眼前,“选一个。”后来,宦妻有喜,惊呆世人!所有人都以为残暴不仁的九千岁定会将其扒皮抽骨,或活生生踹掉她腹中孽种。但是,九千岁却是凤眸轻挑,淡淡地说,“留着吧,爷刚好缺个孩子。”【情节虚构,请勿模仿】